盘亭新闻网
盘亭新闻网
盘亭新闻网 > 体育 > 瑞博快速登入,这部大尺度女人权欲戏,看得人惊心动魄,台湾最黑女性银幕角色

瑞博快速登入,这部大尺度女人权欲戏,看得人惊心动魄,台湾最黑女性银幕角色

2020-01-11 17:08:28
自拿到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以来,内地影迷心中对《血观音》的期待值就一直在攀升。的确,在《血观音》里,表层的肉欲、暴力、药物,深层的政治斗争、血光之灾、白手套都可看作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控制。当然,众多控制中,最疯狂的还是棠夫人对两个女儿的控制。这种惊世骇人的控制是如此集中而持久,很容易逼出演员的爆发力。就算没拿金马奖,这也是部值得一看的台湾电影。

瑞博快速登入,这部大尺度女人权欲戏,看得人惊心动魄,台湾最黑女性银幕角色

瑞博快速登入,自拿到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以来,内地影迷心中对《血观音》的期待值就一直在攀升。最近,大家终于可以一睹该片的风采了。

棠夫人将院长夫人,县长,议长,农会会长聚集起来,大家商量着一起炒地皮。计划推进过程中出了纰漏,投资的地皮突然暴跌,而另一块地皮疯涨。正当大家都焦头烂额时,农会会长一家惨遭灭门……

《血观音》的情节围绕棠夫人(惠英红 饰),大女儿(吴可熙 饰)和小女儿棠真(文淇 饰)这两代(其实是三代)三人展开,主线其实就是看“棠夫人如何扳倒王院长”,这是一开场就捅破了窗户纸的。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跟棠家三人比起来,片子里其他人物都显得有些扁平化,甚至可以说只是衬托棠家的绿叶。其实从海报和英文片名看,导演杨雅喆的这一取向已经相当明显了。

由画家柳依兰绘制的海报上,只有这三个这线条扭曲的女人和背后有些狰狞的菩萨,英文片名更是点出这部电影说的就是the bold,the corrupt和the beautiful,其实你很难把单词与三个女人一一对应,因为她们全都符合这三个单词,勇敢,腐败,又充满魅力。

该片剧本从2012年就开始酝酿,它跟《三块广告牌》一样有真实案例为基础。杨雅喆曾在公共电视做过人生剧展,这段经历让他认识到社会的层层黑暗,电影最后出现的那句“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法律的制裁,而是无爱的未来”,便是他十几年来郁结的愤懑。

杨雅喆将这部电影总结为“控制”二字。他认为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阶级间控制是非常严重的,人们往往“以爱为名,行恶之事”。的确,在《血观音》里,表层的肉欲、暴力、药物,深层的政治斗争、血光之灾、白手套都可看作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控制。

当然,众多控制中,最疯狂的还是棠夫人对两个女儿的控制。导演特地为这三个女人用上了很符合东亚地区语篇传统的天道轮回精神,加上贯彻全篇的佛教元素,把一个原本不那么贴近生活的事例的亲切感做得很到位。

这种惊世骇人的控制是如此集中而持久,很容易逼出演员的爆发力。因此,其中两位捧得大奖归,各大平台上对三位演技的褒扬声也不绝于耳。

顺便一提,作为一出女性角色占主导的戏,有人称它为“女版教父”。但其实相较于《教父》,这部电影更有可能借鉴了罗曼·波兰斯基的《唐人街》,两者在操控地价的设定和复杂的人物关系上有诸多类似之处。

虽说《血观音》的主线是个相当简单的故事,但导演杨雅喆选择将它包裹在层层华丽外表下。

杨雅喆说自己没有风格,风格是大师要考虑的事。谦虚归谦虚,《血观音》还是颇有“大师相”的。它多样的拍摄手法已足以自成一派,比如将人物的脸与景相融的构图,风格化地回溯过去篡改记忆,避免直视人脸的处理等,这已经是在往高级玩家方向靠拢了。后来者如果想提升影片格调,都可以试试这些方法。

同时,电影请来著名艺人杨秀卿,以台湾本土说书形式“讲古”为第三人称视角串联,是相当有意思的处理。说到第三人称视角,去年同样闪耀金马奖的《大佛普拉斯》也有类似做法,看来这是是丰富电影层次的优选方案之一啊。

《血观音》还是一部质感上乘的作品。有的时候觉得华语片普遍质感不好,就是因为可把玩的细节太少。单从这点来看,《血观音》这个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拿得是没什么水分,它拥有异常丰富的细节。

在丰富的细节前面加上“异常”两个字,是因为杨雅喆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可能是“五年磨一剑”的缘故,片中想讲的东西太多太多,于是只能尽力把故事往“大”了说。打着“奇情”的tag,他把细节堆砌在人物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中,可能你稍一出神就会错过关键线索。同时,许多情节都影射台湾的社会问题,需要结合时代背景理解。

比如棠夫人语言的切换。棠夫人能在普通话,台语和粤语间自如切换,甚至可以蹦出几个高级日语单词,这让一部分观众看得目瞪口呆。但对于无法分辨粤语和闽南语的人来说,他们无法在语言切换间领略棠夫人的多面性,就是个不小的缺憾了。

再比如marco的身份,可能直到最后那场让人难以接受的强暴戏份出现,观众才能意识到,他一直是上流女士的玩物,用台湾地区流行的词语表达,就是“小狼狗”。如此赤裸的设定,可能跟前制期导演和摄影师看女性视角a片看多了有关吧……

不过毕竟才拍了三部长片,杨雅喆对细节的比重把握可能在部分观众眼里有些失误。说它旁枝末节太多,导致主线被埋没也好;堆砌“奇情”,匠气过重也罢,其实都是因为信息量真的大到有些过量了。

目前,豆瓣上28000多位用户为《血观音》打出7.9分。

就算没拿金马奖,这也是部值得一看的台湾电影。由三个女人撑起的奇妙,堪比大师的风格,相信你也会折服于它的气场。